江枫渔火

绿衣

14
自李严等人被惩处后,刘备又大力澄清吏治,致使季汉上下政治清明,官员无不克己奉公。

诸葛亮自从吞下了那来路不明的粉末后,便暗中请来医官诊脉查看,可奇怪的是医官并未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何异常,他知道李严的手段,必然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可连日来除了偶尔觉得上腹隐痛外并没有任何不适,无奈只能心存隐忧。近日又有南中叛乱的消息传来,他知道其实南中早已怀着反叛的念头,早在陛下东征时就被他暂时压下,如今解决叛乱问题刻不容缓,而且要彻底解决,让南中不再起反心,使得国内和平安宁,为今后的战争提供一个稳定的后方并成为物资供应地。他总觉得他的时间不多,要多做些事情,多替陛下绸缪。再者,不能让陛下……察觉出什么。于是他去见了刘备,他要请命南征。
果不其然,刘备听说他要亲征,疑惑道:“孔明为何一定要亲自去?朕派一上将足够!”
“平定南中不能靠武力,要攻心,陛下不记得臣曾说过要南抚夷越吗?”诸葛亮劝解。
“这一点朕知道,可你应该知道南中环境险恶,是不毛之地、瘴疫之乡,朕说过不让你以身犯险,你为何要逼朕……”
刘备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眼前之人突然在他面前跪下,深色的氅衣松松地搭在肩上,衬出那人单薄的棱角分明的肩膀,然后顺着脊背拖到地上,在地上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一般的褶皱。那人没有说话,却最是无声地表达,他不明白那人为何要如此固执。刘备躬身要扶起他,那人不肯起,于是他也就势跪下,犹如当年他三顾草庐请那人出山相助的情形,只是角色互换,刘备心中却满是悲凉。他望着那双眼眸,依然是那么澄澈,那么赤诚,那么真挚,那么动人,含着梦想与期待,含着热情和希望,只是此刻,他却分明从中读到了另一种忧伤的情感,他的孔明究竟在忧虑什么?他们君臣相伴,一路经历了多少风雨,走过多少荆棘,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哪怕岁月,哪怕流年,都阻挡不住他们追逐梦想的脚步,如今为何又要让他饱尝与君生别离的痛苦?他不愿与他分开,不愿与他相隔太远,他太过贪恋这一双澄澈的眸子,贪恋他那温凉的手指,贪恋他的每一根青丝,贪恋他的一切……他们就这样对视着,仿佛时间停驻在这一秒,容颜凝固在这一刻,相顾无言,不需要太多解释,不需要太多语言,他们彼此仿佛都能轻而易举地读懂对方的心。

“孔明此去,需要多少日方归?”
“主公放心,亮率五万人马,定能平定南蛮,收复人心,至多不过百日即归……”
“不要诓备,五万人马、不过百日?你道是攻打残师弱旅?就是这往来的路程,也要耗上数十日,再说,你以为你是那骑兵将军……”
诸葛亮知道他的主公要说什么,“亮一定乘车而不骑马,听话而不熬夜,守则而不忘主公牵挂,可以吗?至于人马,精兵五万足矣,倘若曹魏东吴来攻,国内没有足够的军队抵抗,主公岂不危矣?主公需知,亮可是上知天文下谙地理通晓奇门遁甲……”
“好了,备知你本事大,什么都难不倒我的孔明。但是你要向备保证,必须毫发无损地回来,到时候,备要为你备下庆功酒宴待你凯旋!”
诸葛亮仿佛愣了一下,随后会心一笑,“好,亮……保证。”
此时此刻,两人心里都刻意地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续深深地埋在心里,痴痴地甚至有些固执地相信着未来,寄托着美好。
“孔明今日必须留下用膳,不许再推脱你已经吃过了。”
“陛下的旨意,亮岂敢不尊?”
于是传命摆膳,两人一起吃饭。刘备见桌上的饭食几乎未动多少,诸葛亮便说已经饱了,便疑惑道:“孔明平日里只吃这么点?”
“没有,今日亮和陛下一同用餐,喜不自胜,因而饱得快。”诸葛亮又觉得腹部疼痛,便胡乱编个理由。
“孔明,编造理由也得编个像样一点儿的吧!”刘备话音刚落,就听见诸葛亮结结实实打了个嗝。
“你看,亮确实……饱了。”诸葛亮顺势说,更觉得腹中难受,感觉有抑制不住的酸水上涌,几欲作呕。
“好吧,备不强求了,不过,备要让载驰天天看着你多吃一点,否则备要罚他,罚你没用,要让你乖乖听话还得……”
“既然饱了,亮请辞离开,亮想起来还有要事未处理。”诸葛亮急于离开,他怕他会控制不住,怕在刘备的面前露了马脚。
“唉,你能不能不这样……朕今日准了,明日你可……”眼看诸葛亮一听准了就离去,只得无奈地摇头。

诸葛亮匆匆离后,便再忍不住,将腹中为数不多的东西带着酸水全部吐了出来,感觉轻松许多,可是腹部愈发疼痛,如绵密的针扎,牵动着心口烧灼一般地痛,使他直不起身来。他死死地捂住胃部,狠狠地咬住下唇,直咬出血来也不能化解疼痛半分,额头只是冒冷汗,然而他根本无暇顾及。如此半个多时辰后,方逐渐缓解,他如同大病了一场一般,虚弱而艰难地慢慢起身,脚步有些蹒跚着回去。心中竟生出些许宽慰,愈发觉得自己请命南征的决定是正确的。
第二章 完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