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

绿衣

13
李严、廖立等人获罪后,无一不招供。廖立因贪污、参与构陷朝臣之罪被废为平民并流放汶山郡,李严被捕下狱,暂待审判。

宫中。
刘备望着眼前床榻上熟睡之人,自从夷陵归来,自己都没能好好看看他的孔明。他的       眉眼依然俊秀,只是带着厚重不堪的疲惫,面颊的光泽有些暗淡。他轻柔而细腻地抚过那细密乌黑的发丝,却无意中发现了其中掺透的白发,一根根银丝在如墨般的黑发中太过显眼,直刺得刘备心疼。囚衣已被换去,换了自己送他的亲自挑选的衣服,却怎么都觉得宽松了,不过几个月,又把自己累成这样,又瘦了,肯定是又没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惹自己挂怀。如今又在狱中感了风寒,这才区区几日,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以后一定要守在他身边天天管着他才行,要像照顾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照顾他,谁让他的孔明总是想着别人,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位,所以常常忘记。
刘备心中默默想着,却见那个人睡得并不安稳,额头上不断冒汗,脑袋晃个不停,口中模模糊糊念叨着什么又难以听清,他不停地拿毛巾为他拭去汗水,又怕一下子唤醒惊扰了他,直到那人喘息不止,口中直念“主公”,身体晃动得愈发厉害,却仍不见转醒,刘备才惊觉不对,双手扶着他的双肩,呼唤他醒来。
诸葛亮醒来后,眼神迷离了一会儿,才发现眼前的人正是他的主公,而不是李严的人,心中长舒一口气,又奇怪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方缓缓问道:“亮这是在哪儿?”
“你别管在哪儿了,我看你烧得厉害,还做噩梦,听话,我去给你拿药。”刘备不想看着他的孔明病着。
“主公,你会离开我吗?”诸葛亮眼里竟闪着泪光,伸手牵住他的衣角。
“在牢里呆几天,知道想你主公啦?”刘备回来坐在床边,柔声道。
“亮平日里也想……”诸葛亮说得声音极小,可还是入了刘备的耳,听得刘备心中的甜蜜弥漫上心头。
“那你还总是拘礼……”刘备半开玩笑地说。
“亮不能……”
“嘘,今日我不想听那些朝堂上的大道理。”刘备以手覆住了他的唇,“听话,先把药喝了,我喂你,怎么样?”
“好。”刘备见他爽快答应了,心中更是欢喜。
“孔明,是备的错,却要你来承担……我,委屈你了……”刘备一边将药喂入眼前之人口中一边说。
“这件事不是主公的错,亮也不觉得委屈。”诸葛亮含了一口药咽下去,安慰道。
“不许再这样冒险,孔明知道你说要入狱的时候备有多担心吗?”
“亮……不想让陛下失了信义。”
“那你就忍心让备的心受煎熬吗?”
“……是亮的错。”
“备不是要责怪你,你能不能多想想自己的安危?”
刘备见他不答话,只好说:“在孔明的心中,究竟是将天下看得更重,还是备看得更重?”
“陛下何出此言?”
“倘若孔明是将天下看得更重,就可不顾自身安危,我知你素有道济天下苍生的夙愿;倘若备更重一些,就不能不顾自身,因为备……在乎你。”
“那在主公心中,是天下重要,还是亮重要?”诸葛亮没有回答刘备的问题,反而问了一个相似的问题。
“你就是备的天下。”刘备说得坚定,有如誓言一般。
“亮之身轻于鸿毛,不过沧海一粟罢了,何以是主公的天下?”诸葛亮听了刘备的回答,想到李严不知给自己吞下了什么,竟从心底冒出辛酸。
“因为有你,备才有今日,也是因为你,备四十七岁以后的生命才如获新生,因为有你,备才能在花甲之年已过之后仍支撑着这个国家……”
“不,主公,没有亮,你依然能够好好治理这个国家,亮还要和主公重整山河,收复中原,看季汉统一天下,还百姓朗朗乾坤!”诸葛亮说着,竟不觉流下泪来。他几乎从不落泪的。
“孔明,那么急着回应备做什么……罢了,你我君臣本就一体,何必计较这天下和你我的轻重?”刘备一边替孔明拭泪,一边玩笑说,“怎么,孔明可比备晚生二十年,怎么还因为怀旧伤感起来了?”
诸葛亮自顾自地拭干了泪,“亮要主公答应,无论亮是否在你身边,主公都要完成我们共同的心愿。”
“好,备答应我的孔明。”刘备只道他是因为自己年迈,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吧,遂顺了他的心意。

直到三日后,诸葛亮感风寒的病完全好了以后,刘备才问道:“孔明,你说,备应不应处死李严?”
“亮建议……将他流放。”
“为什么?”
“你说过李丰……”
“备要听真正的原因。”
“他是东州人士,在益州百姓中也颇有名望……”
“你要说的这些备都知道,可是他如此构陷于你,备不想让他活!”
“亮也并非心善而不愿处死他,亮只是不想让李严背后的势力有鼓吹变乱的借口。毕竟,南中已经有爆发动乱的苗头了。”
“好,就依你。”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