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

绿衣

12
“不是限你们五日吗?你们就查出了这些?这些足以治那些小人重罪吗?”刘备把案上的竹简狠狠摔到地上,怒斥道。
在他眼前的众官员只得缄默不语。
“唉——”刘备也知道有些罪证确实搜寻不易,可他这几日时时牵挂着在牢狱中的孔明,唯恐他吃什么苦头,只好问道:“李严这几日有何行动?”
“前两日他曾经去过牢狱,还想要贿赂狱卒,那些赃款狱卒们已经暗中交上来了,并没有狱卒真正听他的。”
“好。李严如此胆大妄为,他又多一罪。你们先下去吧,务必在这两日内呈上李严等人罪状,朕等不急了。”
“遵命。”
刘备独自一人在大殿中徘徊,正焦头烂额时,却听到李严的儿子李丰求见。立即召见。
原来,那李丰早已知道自己的父亲曾与廖立谋划事情,并了解父亲后来行事的一些细节,他曾经劝过他的父亲,无奈父亲并不理会并骂他无知,他知道父亲为扳倒丞相,做了很多错事,可是碍于孝道,他一直对是否检举父亲犹豫不决,如今听闻丞相入了狱,不想父亲再错下去,还是选择了禀报陛下。
“请陛下看在家父功勋上,饶家父一命吧!”禀明了他所知道的李严的罪行后,李丰叩首为其父求情。
“你做得对,朕答应你,你父之过不会牵涉到你家中的其他任何人,你还可以继续做你原来的官,至于你父亲……你若要救他,就去求丞相吧!”刘备将双手背在身后,不无威严地说。
“谢陛下。”李丰行了礼后离开。
刘备马上召来那些查案的官员,命他们快速按照李丰提供的一些消息拟好罪状,准备将李严等人正法。

牢狱。
诸葛亮第二日醒来之时,只觉得头脑昏沉,四肢酸痛,在牢狱冰冷的地面上不过躺了半日,竟觉得浑身无力,他倚靠在牢房的墙壁上,以手背轻轻贴着自己的额头,好像有些烫,不禁暗叹自己这身体怎么这么容易感了风寒,这都没怎么审讯呢,要是那个人在身边,恐怕又要为自己担心了。正这么想着,就见李严带着身后一些人来到,颇有些气势汹汹。心中对他的目的多半已经明了。
原来李丰回家后就向父亲坦白了自己已经禀告陛下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想要最后一次规劝父亲承认错误,却被李严骂为内贼,软禁在家中不得出来。李严已经感觉到局面难以挽回,他决不想让诸葛亮轻易得逞,让自己的筹划全部付诸东流,还抱着一丝能使他招供的念头,于是匆匆赶到牢狱,欲威胁诸葛亮。
“诸葛丞相,你已经被定罪,为何还不招认?”李严故意问。
“亮看,是李大人祸不远矣!”诸葛亮仍靠在墙边,笑道。
“你!你有今天全是你咎由自取!”李严有些慌乱。
“亮奉劝李大人,早日回头,或可免死。”一句话说得李严更加紧张。
“大人,不要和他废话太多,此人有三寸毒舌,不要被他蛊惑!”李严身后一人说道。
“你就是昨夜的黑衣人?你的声音太令人熟悉了。”诸葛亮仿佛自言自语。
“诸葛亮!不要以为你出了这牢房,便是你赢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罢,便令身后的几个人上前牢牢抓住诸葛亮的手脚,一人掐住他的咽喉,将手中丝帛所包的粉末尽数倒入他的口中,诸葛亮本能地拼命挣扎,无奈四肢无力,控制他的几人力气大得惊人,他根本无法挣脱他们的束缚,只被压制得浑身疼痛,喉中的粉末吐不出来又难以下咽,喉咙被狠狠掐住难以喘息,直搅得他不停地喘气,浑身颤抖着作无用的反抗。随后,他感觉到有人递来了一碗水,不由分说往自己喉咙里灌,他知道,一旦喝了水,喉中的粉末就只能吞咽下去,于是拼死挣扎着排斥那碗水,掐住他的人强制将他的头抬起,另一人狠狠钳住他的下颌,趁他吃痛之时将一整碗水灌入,也不管洒出多少。喉咙被猛得灌进大量水后,诸葛亮呛咳不止,胸口钝痛,脑中一阵眩晕,近乎本能地将水咽下,便感觉到钳制他的人松了手,他沿着墙壁倒在地上,依然咳嗽不止。直到无力再咳,即将昏厥时,他心中反反复复念着的是他的主公。

次日,李严、廖立等人获罪,诸葛亮被无罪释放。
也正是此日,牂牁太守朱褒响应益州豪族雍闿谋定叛乱。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