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

绿衣

9
牢狱。
王谖入了那阴冷的牢房,见了那满面威严的狱卒后,心中恐惧万分,唯恐因此事丢了性命,自己做了各种各样的假设,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一切太快了,快得向计划好的一般,可让他入了牢房,对廖立有什么好处呢?他想不出。倘若自己真的因此而丧命,那可太不值得了,他原本受廖立举荐,是想好好做官的,可禁不住诱惑,但还只贪了些小利,他还要赚大钱呢,让妻儿们过过滋润日子,现在自己落到这样的下场,他不甘,嘴上虽说不会供出廖立,可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谁知道到时候把廖立供出来说不定能减轻他的罪责,这样也好。他正这样想着,就听见那边狱卒一声“丞相”,脑子差点没反应过来。
狱卒开了牢房的铁门,只见一个白衣羽扇之人稳步入内。明明已经入了冬,那人还手持一把羽扇轻摇着,本应该令人觉得诡异,却偏偏又觉得自然,仿佛原应如此。
王谖原以为诸葛亮是来讯问的,兀自准备好了托辞。没想到那人开口却道:
“你可知道,陛下向我举荐你时,对你的才华有多么赞赏?”
“罪臣不知。”
“陛下说,王谖此人才华横溢,吾观之有前途无量,可堪大用。”
一句话,已让他心中坚固的冰凌融化了大半。
“可你为何有负陛下之望呢?”
“臣……贪图小利罢了。”
“恐怕不止。那你为何诬陷马幼常呢?你可知毁谤朝臣的后果?”
“臣……不曾毁谤。”
“哦,因贪图小利而失了大义,在你获利时,可曾想过远在郧县受灾等待救援的百姓?”
“臣……实不该。”
诸葛亮见他还不肯说实话,只好换个方式。
“你以为一口咬定马谡就会没事?你这是受人蛊惑踏上一条不归路。我来是想要帮你,你越早说出指使之人,越能早日脱离此地,你是相信小人之言还是相信《蜀科》的公道?”
一提到严峻的《蜀科》,王谖想想自己的结局,不禁瑟瑟发抖,是啊,他为什么要相信廖立的鬼话,现在是他能够澄清自己的最好时刻,那个人的名字就要从他的口中脱口而出,突然一个念头钻入他的脑中,万一诸葛亮只是试探?他根本不知事情的来龙去脉,自己一时招供,倘若对方无法兑现诺言,自己岂不是入了圈套,成了忘恩负义的人了?到时候遭到廖立的报复怎么办?他不知道,正是这个念头断送了他的命。
诸葛亮见他犹豫良久,叹了口气,“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廖立吗?”
王谖暗叹诸葛亮竟一语道破了他的秘密,低头不敢出一言。诸葛亮见他的惊异之色,原本五六分的把握,现在也有七八分了,他在心中叹息,叹王谖的不明智,更叹对廖立的失望。
诸葛亮离开了牢狱。

夜晚,又一人来到牢狱。
牢狱内光线昏暗。狱卒昏昏沉沉。恍恍惚惚中看到一人拿着丞相府的令牌闪入了牢狱。
王谖睡得提心吊胆,稍有动静就从梦中惊醒。忽然看到眼前一个全身黑衣包裹的人,吓得不知所措。
“你是谁?”他下意识地将身体向牢房拐角移去。
“王大人何必心虚?”黑衣人低语。
“你来此干什么?”王谖两股战战。
“我是受廖大人嘱托,助你脱困的。”黑衣人徐徐道。
“吁——”王谖长叹了一口气,心中宽慰许多,“如何救我?”
“廖大人说了,你犯下的罪,恐怕难免一死,他也没法保全啊!”黑衣人叹惋着说,仿佛有无限的遗憾。
“这……这算什么助我脱困?”王谖又紧张起来,一种巨大的死亡的恐惧笼罩下来。
“唉,不过,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就能保证你的妻儿余生生活无忧。”
“你……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他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或者在这狱中大喊,反正他们都被我下了迷药,你可以试试。得罪了廖大人,其结果……你应该可想而知吧!”语毕,抽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刃,直晃得他挣不开眼。
“我……我答应,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只求你让廖大人好好照顾我的妻儿老母,她们是无辜的……”王谖近乎泣不成声。
“这就对了嘛。”随后,拿出一丝帛,一支笔,“照我说的写。手不要抖。”
等到王谖写完了字,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根本就是一场权谋斗争的工具而已,然而,一切为时已晚。
“放心,我会让你死得痛快。”这是他听到的黑衣人最后的言语。
他只见寒光一现,就一命呜呼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