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

绿衣

5
“听说……丞相私下和江东的诸葛谨通信,还和陆逊讲和……”
“啊?怎么可能?你可别瞎说……”
“真的,我亲眼见的,前两日截获的密信……”
“唉,你说,我们这仗是不是不用打了?”
“不会吧……陛下当初可是抱着不胜不归的目的啊!”
“唉,谁知道呢……”
刘备听到军营中这样的传言,不由地皱紧了眉头。他越来越觉得,这是东吴陆逊的反间计了。那日他斥责孔明回来后,也觉得蹊跷,以前并未见孔明和诸葛谨通信,怎么偏偏这个时候通信让他知道,陆逊给孔明的信中说‘葛公来此’,说明东吴早就知道孔明会来,毕竟送信是需要时间的。可是孔明来之前放出了病危的消息,自己尚且不知他突然来此,东吴方面又如何得知?难道孔明没来之前在成都时就已经和东吴谋划好要言和?明显不可能。这几日军中又谣言四起,更加坚定了他的猜想:孔明来到自己身边,东吴坐不住了。想利用反间计一来令我君臣有隙,二来乱我军心。
只是,孔明既然明知是诬陷,又何必掩藏?这么不相信备吗?如今谣言传遍军营,孔明又如何自居?唉,真不让人省心。想着,抬腿就准备去寻孔明。

诸葛亮营帐。
诸葛亮方才放下笔,用羽扇一点面前的信,吩咐道:“把这封信带给陆逊。”
“孔明写的什么?可否让朕看看?”刘备入营。
诸葛亮只当刘备是试探,“陛下……当然可以。”
刘备打开信,只见上面写着:
足下之才,真当世周公瑾也。然君所善者,阴谋耳,亮足以阳谋拒之。方今两军对峙,蜀吴谈判在即,望足下自重。须知,虽曹魏不疑,吴主有疑焉。
看了信,刘备心中早已明朗,暗叹自家丞相的聪明,而且口气还不小,却不想马上揭穿他的心思,仍旧摆着一张面瘫脸,问道:“孔明当真要给陆逊回此信吗?”
“陛下还是不愿相信臣吗?”刘备看到他的眼里隐隐有泪光,朦朦胧胧的透着水汽,眼里的自己依然那么严肃,像极了自己去东吴娶亲前夜时眼里的亮光,这样弯弯亮亮的眼睛啊,醉人得很。
“你兄诸葛谨有信问候,陆逊也与你互通,证据确凿,朕如何偏信?”刘备仍然一本正经地说。
“陛下既如此说,亮无话可说。”刘备见眼前的人垂下了头,一旁桌案上的羽毛扇也耷拉着,不用想都知道那人心底的失望。
“你先把信送出去吧!”刘备将信递给准备送信的人。
“陛下……”诸葛亮有些不明所以。
“孔明,在你心里,备这么不值得信任吗?”刘备伸手去牵诸葛亮的手,把他的手捧在自己的手心。
“陛下戏弄臣。”诸葛亮也早已明白过来,只是嘴上不饶。
“哼,只许孔明屡次诓我,不许我诓你一次吗?”
“陛下不怀疑臣通敌了?”
“备从来不怀疑我的孔明。”说着,就把诸葛亮的手往自己的唇边凑。
“真的?亮不信。”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那备如何证明?”刘备故作不解地看着他。
“除非……”
“除非备把你吃掉!”刘备忍不住把那人拉到榻上去。
“主公,现在不宜……”
“放心,我已吩咐过了,帐外没人……”
“亮是说,如今的时节不宜……”
“没什么不宜的。”
帐内隐隐传来喘息声。
“……主公,不如我们……将计……就计?”
“唔……”
本来他们,心意相通,自不必多言。

东吴。
“可恨!”陆逊握着诸葛亮信的手由于过度用力而指尖泛白。
不对,诸葛亮急于回信不正说明了他心急吗?自己可不能真成了又一个周公谨。还得静观其变。陆逊转念想。

成都。
李丰正打算询问父亲问题,经过父亲房间时,隐隐听到谈话声,觉得奇怪,父亲一般不在书房会客,正欲离开,不防这样的言语却钻进了他的耳朵:
“诸葛亮这样心思深沉的人,岂是我等想扳倒就扳倒的?”
“如不趁势削弱,他日独揽大权,又岂是我等能制衡的?”
“公渊说的是啊,这也正是我担心的。”
“其实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现在不就是一个好机会吗?”
“哦?公渊有何想法?”
“……”仅听了这些就惊了他一身冷汗,待细听时,却模模糊糊难以辨清了。心中又觉偷听不当,便逃似的径自离开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