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

绿衣

两年前的旧文,百度贴吧放过了,又在这里放一遍。大概是……看了那么多文一直潜水心中有愧加间歇性抽风。。历史渣,文废,拿爪机试一试水。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诗经•邶风•绿衣》

第一章 外结孙权
1
“什么?诸葛亮病危了?”韩当诧异道。
“不可能。”陆逊紧握手中的迷信,沉吟。
“是啊,之前从未听说过诸葛亮有什么疾病,不可能突然身染沉疴,这是其一;其二,就算身患重病,前方两军对峙之时也不该将后方噩耗传到前方,以免军心不稳。”韩当又仔细看了遍密信,皱眉分析道,“会不会是情报有误?”
“我们的细作探查向来隐秘,在成都的细作也已验证,情报不会有误。只是……诸葛亮此人诡诈,或许……”陆逊的眼中闪过一丝疑虑,又倏忽消散,透出一股窥破真相的自信来。“或许,他将后方消息传出就是为了动摇军心。”
“这,这是为何?”韩当更是不解。
“他想要刘备班师回朝。”陆逊皱紧了眉头。
“莫非……”韩当犹豫着为说下去。
“不错,诸葛亮或许已经看出与我们长期对峙的不利。如今正值伏旱天气,酷暑难当,刘备这两日就有将大营驻扎在密林中的倾向。他恐怕早已料到这正是我们期待已久的时机,故先下手为强。”陆逊以手抚额,似乎在沉思。
“他想要借此规劝刘备回朝。要知道,刘备此次出征诸葛亮似乎并不支持,是刘备一意孤行。如果刘备因此班师了,那么我们连日败退所设圈套就全部作废了。”韩当若有所悟,继而陷入焦虑。
“你说的对,但,不是‘规劝’,而是‘强逼’。”
“可古来只有君召臣归,哪有臣召君归之理啊?”韩当大惑不解。
“这就是诸葛亮与众不同之处,他可以,为了战事顺利,犯下欺君之罪,而欺君的结果是,没有结果。你难道不曾听说过刘备与他的‘鱼水之情’吗?”陆逊挑眉,眼中似乎带有讽刺和哂笑。
“……”韩当心想似乎确实如此。不由得更加敬佩眼前新任都督知己知彼的精神。
“诸葛亮此人,果然事事料人在先。”陆逊闭目沉吟道。
“可是,连我们都能看出诸葛亮的目的,刘备会看不出?”
“不,刘备或许会相信,毕竟,关心则乱嘛。只是,诸葛亮以死相逼,这样的手段,委实有点……拙劣。况且,我们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陆逊睁开双目,只是目光浑浊,叫人难以捉摸。
“决不能让刘备班师。”韩当愤愤。
“一定要让刘备相信诸葛亮病危为假,刘备看重情分,最受不了身边最亲近之人的欺骗。还有,一定要让刘备赶紧将军营移入密林,越快越好。”陆逊低头,敲击着案边的竹简。

评论(5)

热度(17)